2018/03/03

石黑一雄的致詞思索

從<群山淡景>開始認識石黑一雄, 多年前看過<長夜將盡>, 
讀他的諾貝爾文學獎的致詞,思索他的兩難.

我們反省二戰的苦難嗎? 

我們思索戰爭的遺憾和痛苦嗎? 

反省少, 啟發少, 內涵與深思就少了.

人是否都該到一個時刻就需要投入自我記憶保存? 

記憶該留下來還是選擇遺忘?

哪些長存? 

哪些選擇性遺忘?

個人應該記得什麼?

社會,國家又該記得什麼?

我們從二戰學到什麼?

從戰後走向多元開放的過程, 自己的思索和啟發是什麼?

集體解構, 多元取代 單一價值, 

對國家, 組織的忠誠及人與人之間的那種義務和情感還存在嗎?

那些過去的美好價值都不值了嗎?

哪一些價值我們應該思索,保留,發揚,傳承?

英國的周圍環境鼓勵他的創作思索, 社區內的包容, 抱持著情感,敬意與好奇, 是英國的文化孕育他的創作. 

我們有這種寬容的環境嗎? 
夠寬容嗎? 
夠容錯嗎 ?

"他的日本"在心中. 是一個歸屬之地, 勾畫出認同與自信. 

人可否選擇性遺忘?

國家的記憶該如何保存和建構?

我們對二戰的記憶是什麼? 

在歷史時間點, 我們的選擇是什麼?

在<巨流河>, 我讀過這樣的思索.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